升息能否抑制房价?

来源:股神炒股网 |别忘了推荐给您的好友


  温州又一次成为了利率市场化实验的急先锋。据报道,为控制信贷规模,工行温州分行已开始对除助学贷款之外的个人贷款利率逐一进行调整,其调整幅度大多超过现行贷款利率的30%。其中,工行温州分行对个人房贷利率亦作了上调,规定第三套房贷利率上浮20%—70%,超过三套则不予放贷。目前,这一措施正为其他商业银行所效仿。

  关于炒房行为,历来看法不一,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暂且不作评论。从银行角度来说,随着近期央行、银监会系列措施的出台,资金面趋紧,同时,房贷违约风险上升,在这两种因素作用下,商业银行从自身利益出发适当上调利率正是商业化程度有所提升的明显例证。

  今年1月1日起,经国务院批准,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商业银行、城市信用社贷款利率的浮动区间上限扩大到贷款基准利率的1.7倍,农村信用社贷款利率的浮动区间上限扩大到贷款基准利率的2倍。针对此事当时即有文章指出,“道德风险产生的根本原因在于利益单位追求收益最大化的本性与制度约束软化之间的矛盾,而在新旧体制转轨时期则更容易出现约束力量真空状态,并由此孳生一系列的道德风险。对此,我们有理由担心,银行对于短期利益的嗜好,会否冲淡对于远期风险的防范?这一点,在国有企业人事生成制度、绩效考核制度仍然不尽完善的情况下,显然更不容乐观。”“贷款利率浮动区间扩大,对于商业银行来说,除了更为广阔的盈利空间,更意味着相互间竞争的加剧,以及优胜劣汰压力的现实临近。”

-



  现在,随着温州地区一些银行开始利用上述政策进行调整,前文提到的问题也随之浮出水面成为现实课题,银行也将因此急需推出种种配套措施去弊趋利,从而真正处理好短期利益与长期利益、显性利益与隐性利益、局部利益与整体利益之间的微妙关系。

  此外,除了这些公司层面的问题,从调控角度来说,个贷升息的负面作用亦不能忽视。随着炒作成本的上升,升息能否真正抑制房价的效果尚待观察,而更重要的是,当前遏止经济过热苗头的任务并不矛盾于对真实消费的积极推动。这是硬币的两面,一方面,对于过度投资、重复建设必须予以治理,但在另一方面,对于个人消费的抑制极可能反倒影响“软着陆”的实施。

  中国经济的复杂性决定了我们在进行总量调控的同时必须充分考虑到系统内部结构间的不平衡,譬如个人消费,除对资产价格已经出现的某种意义上的泡沫保持警惕外,我们对城乡居民真实的消费究竟应该如何看待?若以此观之,笔者至少对房贷以外的消费贷款实行升息尚持一定保留态度,而对于近年来个人贷款蓬勃兴起的势头,则更希望银行予以理性的呵护。 -

0
上一篇:买房心理战:与售楼小姐过招 下一篇:没有了